企业动态

他们都觉着我快比你这个亲侄儿更亲了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0-06-04 05:26
“别吵呀!”三友懒散的用被子将头盖住,却还是有双手在不断的掀着自己的遮挡物。终于还是敌不过那可恶的凶徒,温暖的棉被被掠夺而去。顿时身体感觉到误入冰库般的寒冷,顾三友将四肢紧缩成一团,无论那凶横的狂徒如何摇晃,摧残自己的身躯,始终不肯睁开眼。万般无奈的刽子手,只有使出保留的秘密招数,大喊道:“快,三友哥,我四伯、七叔他们又摆桌子开牌局了,你再不去就没位子了。”抱成一团的顾三友突然像遇到催命符般,猛的从空中腾起,展开双手、双脚,精神抖擞的落地,急忙的抓起床上的衣物,边往外跑边开始往身上套衣服。瞧着他的狼狈像,道定大笑不已,也随之向门外走去。刚出门口便见顾三友又气势汹汹的跑了回来,迎面便听到他怒道:“柳道定,你这个骗子呀!现在刚是卯时,我和你四伯他们丑时才散的场,此时他们都还在和我刚刚一样埋头大睡,你你你,你竟然把我给哄起来。”说完还发出两声哀号。道定无辜的说道:“是这样的,三友哥,我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所以嘛,才万不得已的用这招,呵呵。”“什么事情快说呀!”床上温暖的被子又向三友发出了深切的召唤。道定左右张望了一下,故作神秘的对他说道:“三友哥,这里说话不方便,我带你去个隐蔽的地方。”顾三友翻了翻白眼,对他说道:“就这里,有什么不能说的?再说,你能有什么事呀!还不是跟谁谁谁吵架了,和谁谁谁不好了。要是让我知道是因为这些事而把我给叫起来,小心我掐死你。”说完还真的举起双手做出一副掐人的样子来。道定忙护住自己的脖子,说道:“相信我啦,三友哥,真的是有重要的事情,你跟我来就知道了。”道定等不及的拉着三友就走,三友无奈的由着他牵引着自己往村外走去。走到村口那棵老槐树下,三友怎么也不肯走了,说道:“不走了,忙忙叨叨的你倒是要干嘛呀?”柳道定往左右看了看也没什么人,便走过去将三友安坐在树下的石墩上,轻声问道:“三友哥,你和我哥是很要好的朋友吧?”“是呀!有什么问题吗?”对今天道定的反常表现,三友感到必然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道定对于他的回答彷佛很是满意似的点点头,继续说道:“那我是我哥最最好的弟弟,那么我们也是好朋友咯?”迷汤用在三友身上就没什么作用,他不为所动的说道:“然后呢?继续呀!”“那个你又救过我的性命,那我们的交情也就更深了,是吧!”道定的话开始让三友身上发冷,他深有体会──往往一个人无预兆的跟你拉关系的时候,就说明他有事拜托你,而且越是肯下本去拉,说明这件事对他很重要。三友开始用警惕的眼神望向道定,说道:“道定,有什么事你直说好吗?不过首先声明借钱免谈,昨天让你四伯他们给我杀的血本无归,等我今天回去跟他们报仇,一定连本带利的赚回来。”道定对这个好赌成性的救命恩人已经从开始的惊讶变成了如今的见怪不怪。一提到赌钱三友便来劲,只有先一步截住他的话题道:“放心,我不是找你借钱的。”“呵呵,那就好,说吧!有什么问题还非要将我拉来这里谈呀?”只要不找他借钱,三友就有的商量。道定走过来附在他的耳边悄悄的说着些什么,三友受不了的说道:“这里又没人,你就放心大胆的说吧!你跟文定可真是一家子人,什么事都喜欢往复杂里去搞。”道定说道:“那我可就说了呀!”三友道:“说吧!真烦。”道定走到三友的正前面,突然朝他作揖道:“三友哥,请你收我做徒弟吧!”顾三友猛吃了一惊,一时还没理会过来,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道定这会儿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听好了,我──要──做──你──徒──弟。”这下三友的瞌睡一下子全让他给惊醒了,询问道:“做我徒弟?我有什么可以教你的呀?别逗了。”道定急切的对他说道:“学武呀!我就是要跟你学,学上次你救我的时候那种飞来飞去的功夫。”“你好好的书不读,学什么武呀!学武是非常艰苦,非常枯燥的,没你想的那么美好。”三友可不想被文定安上个诱拐他弟弟的罪名。柳道定却不依的说道:“我不怕吃苦,不怕枯燥,就是要学武。”三友好奇的问道:“你学武是为了什么呢?痛打欺负你的小朋友,还是要在女孩子面前秀一下呀?”道定则坚定的对他说道:“不,我从没想过要练武去欺负弱小的人,反而是想学成后好去保护他们。”三友笑着说道:“哟,看不出你小小的年纪,好大的志向呀!这话是谁教你的呀?”“就是你呀!三友哥。”道定指着三友。三友指着自己,奇怪的说道:“我?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呀?”“就是那天你救我的时候呀!”“乱讲,那天我们没说几句话呀!而且我也绝对没说过这话。”道定解释道:“你没说,可是你用行动给我上了一课呀!你教我,强者不是因为欺负弱小的人而有意义,练武之人便是要在别人危难的时刻挺身而出,帮助弱小的人解决困难。”道定的话让三友很受感动,问道:“那你要练武是因为何事呢?读好书,将来做官不是也可以帮助别人吗?”“我自知自己不是读书的材料,我们家里的大哥、三哥都是这方面的能手。而我已经十一岁了,还是不能找到目标,直到被顾大哥救了后,才感觉到扶危济困才是有意义的事。”道定是铁心要学武了。顾三友还是不得不打击他道:“道定,学武真的是个非常艰辛的过程,而且可能你终其一生也只是碌碌无为,没什么成就。你别看你三友哥还像是个那么回事,其实在江湖上也只是个三流角色而已。”“没什么,我大哥常教导我,大有大成就,小有小作为。结果只能是个总结,关键的是经历于其中的过程。”道定一套一套的大道理将三友讲的哑口无言。沉默了半天后三友道:“好,哥哥我就教你,不过嘛,我还有几个条件。你答应了我才可以教你,不答应的话就算了。”担心了几天,准备了些日子,道定想不到自己真的有希望了,还有什么不答应的,连忙响应道:“答应,答应,只要师父收我这个徒弟,我还有什么不答应的。别说几个,几十个都没问题。”“其实也没什么很严重的,第一个就是不要拜师,我们还是以兄弟相称,只当是朋友间的切磋、交流什么的。”道定说道:“没问题,呵呵,我也不想突然小了一辈。”三友继续说道:“再就是平时不能轻易的就把武功露出来,还有就是被人知晓了,也不准告诉别人是我教你的,怎么样?”“没问题, 美高梅手机网投官方没问题。那三友哥, 澳门线上游戏开户网址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呀?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飞来飞去呀?”一旦目的达到了, 澳门网上真人游戏开户道定猴急的本性又露了出来。顾三友笑着说道:“练武都是要从基础打起的, 澳门线上游戏开户真人官网现在先教你最有意思的环节。”道定欣喜的问道:“那是什么呀!难不难?”顾三友笑着道:“那就是万中无一,无人可逃,让每个练武之人都记忆犹新的││扎马步。”想起道定那小子吃瘪的样子,就让三友好笑。道定在那里苦着脸蹲着,三友还作弄他道:“练武就是要精神抖擞,没有好的精神面貌是练不成的。”结果道定明明很难受还只能面带微笑,装做很是愉快的样子蹲着。想到这,三友就愉快,早上被他叫起来的仇都给报了。带着轻快的步伐,三友往屋里走去,走到大厅就看见文定正坐在那。文定笑着说道:“哟,难得呀!我们的顾侠客起这么早,昨夜又是三更半夜才回,我还以为你这会在床上躺着呢!”三友指着文定说道:“你你,你还说你,成天的找不到你的人,害我每天陪着你四伯、七叔他们,他们都觉着我快比你这个亲侄儿更亲了。”文定笑着说道:“那是呀!呵呵,你每天要送他们一两多银子,能不喜欢你吗?”“你你你,算了,懒得和你说了,怎么今天闲下来没出去蹓跶呀?”三友被文定说中了痛处,只有转换话题。文定也随着他说道:“过年走亲戚,自然前几天是身不由己,今天已经是初七,该走动的都走动到,便可以歇下来了。”“哎,你到别人家里送礼,我在你家里坐着送礼。不说了,我进去再睡会。”作势就往文定哥几个的屋子里走去。文定在后面问道:“你还没说这么早起来,要做什么?”听完文定的话三友回过头来,含有深意的对文定笑着说道:“过些日子,你自会知道的,呵呵。”说完就闪进去不见了。“神神秘秘的,说不定有什么好事。”文定的好奇心被他耍了一把。这时,文定的母亲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对文定说道:“大毛来,娘跟你说件事。”文定随着母亲进了厨房,问道:“娘有什么事呀?”母亲轻声的说道:“我看三友这孩子很多地方不错,只不过这两天他老是去赌钱,而且还总是在输,这怎么是好呀!”文定恍然道:“您是说这件事呀!他是这样的,在铺子里也是老和人赌钱,输的可比这大。”母亲责怪道:“那你怎么也不劝劝他呀!这样下去可不好呀!”文定无奈的苦笑道:“说过许多次了,可是他却总不听,还讲一些大道理。什么人生苦短,要及时行乐呀!什么收发皆出于心呀!说的比劝的人还占理些。”“那你也该阻止他呀!这样过日子怎么行,你们是朋友,你有这个责任劝他呀!”母亲隐隐的在责怪文定。文定说道:“我虽不清楚,但总是一起生活的,感觉他在逃避些什么。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都是自己的选择,我不想去干涉他,等过些时候他便会走出来的。”转眼新年就到了初九,相互间走访拜年的也大都停了下来。过年的习俗是不到十五都算是过年,人们无事可做都是亲朋好友聚在一起喝点小酒,吃点小菜,再来赌上两把。文定则是外公家和自己家来回的住,抓住这有限的在家时光陪几位老人。顾三友也是跟他两头跑,不过重要是搭桌子打牌。几次下来和文定的舅舅、表哥、侄儿们都混熟了,企业动态都成了牌友、酒友。道定找了他好几天却始终没有好的机会,今日好容易等到文定陪柳载定出去买文房四宝的机会,忙死拉硬拽的将顾三友带到村外山上的小树林。“三友哥,我都站了两天的马步了,能不能练点别的什么呀?”道定一脸恭敬的相求。三友打击他道:“哪有那么容易呀!练武的人都要经历这个痛苦的阶段。你三友哥我当年光这个马步就站了两年。这是基础,基础不打牢,以后就不会有什么大的成就,怎么这么快就想放弃了?”道定忙道:“不是的,不是的,只是因为年快过完了,那时候你和我哥就要离开了。”顿了顿神情暗淡的再说道:“那,那我不是得遥遥无期的扎马步下去吗?”“哦,你是担心这件事呀!嗯,这也是个问题,虽是打基础,也不能无限期的打下去呀!”三友沉思了起来,来回走了几步。一下子停住了脚步彷佛有了什么决定似的,对道定说道:“这样,我先教你一些运气的口诀,再留给你些招式。你在家自己还是要每天坚持练习马步,这对于以后绝对是非常重要的,晚上睡前再将口诀反复运行。招式先不要练,等半年后再开始和马步一起练,过段时间我会来查看你的进度的。”听到可以不只是练马步,道定高兴极了,立即拜托三友传授。三友磨不过他,讲道:“我先教你套‘六字诀’,这是一种祛病延年的吐纳呼吸法,又称踵息法。按照四时、五行与脏腑经络的关系配合进行调整,平衡气血,保持阴平阳秘,祛病延年。此功法用‘嘘、呵、呼、呬、吹、嘻’六字,分别与肝、心、脾、肺、肾、三焦等脏腑经络相应。”“首先取坐位或站式皆可,先默坐守神,排除杂念,然后双手上擎呬气,双手回下时则吸气。咽气时,只胸部用力收缩,手臂上擎,才能加强肺经络感应。”“再有取坐式,双手抱膝,同时屈膝,全身自上而下自然放松,排除杂念,意守丹田,自然呼吸,先静坐数分钟,然后口吹鼻吸,吸时须令气满,然后徐徐吹出令其尽,可反复练习一刻钟到两刻钟。双手抱膝可使小腹压力增大,当吹气时小腹又用力收缩,将气吹出,同时横膈也随之升降。这时肾经络感应加强。这就是一个完整的小周天,每天睡之前你先运行一个小周天再睡。”道定问道:“那如果多运行几个周天,是不是效果会更好呢?”三友过去敲了三下他的头才说道:“你想呀!修炼内功是带有危险的。运行不当就可能会走火入魔,现在你还是初学,运行一趟就会精疲力尽,等你到后来练的通畅了,才能适当的添加次数,但还是得适可而止不能蛮干,那样只会适得其反。”道定伸了伸舌头,心有余悸的说道:“还会有那么严重的后果呀!”“就是呀!怎么样,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三友又再泼他冷水。可是道定练武的毅力确实不那么容易动摇,他坚定的回答道:“不会,为了能成功,承受点危险算什么。只是,三友哥,我应该在什么时候添加次数呢?”顾三友对于道定的执着非常满意,点头说道:“这要看每个人不同的悟性了。一般到练功的第三个月就可以添加一个周天,可是只要你自己觉得练完后身体还没尽兴,体内没满足就可以加练。若一旦不行,不能强撑,必须停下来。”说完又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交给道定继续对他说道:“半年后,便可以开始练上面的招式,上面图文并茂很容易懂。”道定接过小册子只会上面的几个字,怪不好意思的说道:“嘿嘿,这几个字我就认得中间的‘汉’字,其它的都不认得。”“去,‘罗’字,‘拳’字你都不认得。我开始有点后悔教你武功了,你哥要是知道我没让他弟弟读书,而是去练武,不劈了我才怪。”三友不敢相信这是文定的弟弟。道定忙将书藏进怀里说道:“三友哥,别呀!你放心,我一定会在家将字学好的,下次见面我一定把这上面的字都念给你听。”三友有种被强拉上贼船的感觉,没办法,已经开始,也不好后退了。只有一句句给他解释“六字诀”的意思,还好道定记性不差,还能将大概内容记下来。快到晌午两个人才下山,三友开始怀念自己的师父了,不知道他当时是怎么将自己给教出来的。边走边谈的两人突然听到有个女声叫道:“声哥,声哥,是我呀!”三友转头一看竟是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人,出现在不远处。惊诧不已的他,急忙对道定说道:“道定,我对你还算好吧!”道定不明所以的答道:“非常好呀!三友哥,有什么事吗?”“等下有人问你认不认识我,千万别说认识我呀!”三友说完,唰一声就飞不见了。就在道定还醉心于三友飘逸的轻功时,一个浑身紫色的姐姐已到了他眼前。她望着顾三友消失的地方,跺了跺脚说道:“又让你给跑了,哼。”看着身边这位紫衣姑娘在发脾气,道定心里发颤。想着连武功那么高强的顾三友从远处看到她的身影,也是落荒而逃,自己这个仅仅只扎了两天马步的初学者,必然也不是对手。不想沾火星挨上无妄之灾的他偷偷开始移动,想趁着这位姐姐没注意到他的时候,先一步撤离现场。紫衣姑娘原本在盛怒之下没察觉到身边的道定,但他开始移动后,紫衣女子感觉到一个小身影,在自己的眼角边晃动。立时发现自己差点错过了一个重要的线索,她一把抓向道定的衣领,喝道:“小孩,先别走,我有话要问你。”脖子上一紧,道定便知道被抓住了,他挣扎了起来。“小弟弟,不要怕,姐姐就问你两个问题,要是告诉了姐姐,给你好吃的。”紫衣女子轻声安抚着道定。而道定呢,终于发现了一件事,凭自己的力量摆脱不了她的束缚,认命的对她说道:“好吧!妳问吧!不过要先申明一件事,我已经快十一岁了,不是什么小弟弟,再说妳也不是很大嘛!”“十一岁还不是小孩呀!我今年可都十七了。”紫衣女子将那颗美人额头稍稍的抬高,显示自己与道定的差别。道定不屑的看着她,说道:“妳十七岁才只比我高这么点,等我长个两年,一定比妳还要高。”那女子被道定气的脸色煞白,重声说道:“不管那些,反正现在我是比你高,不服气呀!问你一件事。”道定也发了倔脾气,扭头说道:“不说,不说,什么也不知道。”那女子一时火起,说道:“你,你。”手下的力道还加重了些。从衣领传来的紧迫感让道定想起自己现在是受制于人,忙闭嘴不语。一时尴尬的气氛让那女子也冷静了下来,想起自己是有求于他。女子轻轻松开了道定的衣领,把自己肩上的背包拿下来从里面取出一个小锦盒,揭开盖子对他说道:“好了,这位小兄弟,如果你回答姐姐一个问题,这个盒子里面的东西,姐姐给你一半怎么样?”道定往那看了看,里面装的都是些精致的小糕点,都是自己没见过的。看着那缤纷的模样,各形各色彷佛很好吃似的。那女子看见他猛盯着锦盒,知道自己这招奏效了。心想小孩子是最容易讨好的,简单几块糕点就给打发了。她从盒子里夹出一块递到道定的手上,示意他先尝尝。道定看着手中一块类似小鸡模样的糕点,色泽金黄、个头均匀,他拿起来放入口中,味道甘香,刚吃比较脆,多吃几口则发现外脆内软,很有嚼头。那女子看到道定满足的神情,笑着问道:“怎么样,好吃吧?”“哼,没我娘做的好吃。”他不服气回答着,只不过眼神的向往却出卖了他。那女子忍下再次抓住他衣领的念头,轻声细语的说道:“你看,你刚才吃的是鸡仔饼,这里还有虾饺、干蒸烧卖、粉果、泮塘马蹄糕、蜂巢香芋角、糯米鸡,要是回答姐姐的问题,姐姐分你一半。”道定说道:“干嘛一半呀!都给我,我就告诉妳。”那女子怒道:“你别太过分呀!这可是我的午饭,要是将我惹烦了,小心我又抓你。”作势又要去抓他。道定忙妥协的说道:“好吧!好吧!妳问吧!要是我知道的,我就告诉妳,不过妳得先给我那一半。”女子正中下怀的说道:“好了,你拿个什么出来装吧!”道定小心翼翼的将糕点用布包好,放入怀中等回家再慢慢的吃。紫衣女子看着这小子将自己原本准备和声哥一起吃的午饭收入怀中,还在那里得意的笑,气就不打一处来,说道:“好了,东西也给你了,是不是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道定面带满足的说道:“嗯,妳问吧!我都说了只要知道的我全告诉妳。”紫衣女子问:“就是刚才那个和你在一起的哥哥,你认识他吗?”边说她还边注意着道定的神色。道定神色如常的说道:“是不是那个穿灰衣服的人呀?”女子欣喜的说道:“是呀!就是他。”道定说道:“他呀!不认识。”“那他干嘛和你说话呀?”紫衣姑娘的神色又不那么和善了。道定忙说道:“他问我‘东狱庙’怎么走,我告诉他了。”女子自语道:“东狱庙?那是什么地方呀!小弟弟能告诉我怎么去那里吗?”道定指着东狱庙的方向,对她说道:“往这边直走穿过李集,再走个十里地就差不多到那儿了。”女子听完后丢下一句“要是骗我,你小心!”骑上一旁的马就往东狱庙的方向去了。

原标题:现货黄金承压,但宽松刺激利好经济的药效远不够;而美联储似乎已经开始“逆流而动”

,,澳门线上赌博娱乐网址


    Powered by 澳门网上买球网址开户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