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远没有地面那么坚硬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0-06-04 04:23
躺在自己又是一年未曾睡过的床上,文定辗转难眠。外公的腿还是老样子,始终不能下地,在文定的印象里就没看过阿公下地走路。小时候不懂事的他总是在奇怪,为什么外公一直都待在床上,为什么不像大家一样四处散步。后来大些了询问母亲才知道,这里面还蕴藏着关于自己的故事。外公一共有四个儿子三个女儿,自己的母亲则是家里的老七,是最小的一个,也是外公最疼爱的一个女儿。虽然几个舅舅都有了几个儿子,然而前几个姑妈却一直生的都是表姐。这也许影响不了外公家什么,却让外人说外公家的女儿都是只会生女儿的。甚至于搞得文定父亲娶母亲的时候别人都在说闲话,这让好强的外公觉得很是窝囊,认为是家里的一点耻辱,所以一直就卯着一股劲。而文定的降生则使这种流言不攻自破,让外公觉得在人前抬起了头来。生文定的第二天外公很是兴奋,特地一个人提了五、六只大母鸡来探望文定以及自己的女儿。他们在柳家和女儿聊天、看外孙,坐了差不多有三个时辰,结果起来的时候便有点不适。将就的走回家后,倒床就休息了。到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就再也起不了床了。当时已有些懂事了的文定听母亲说了这些缘故后,就一直觉得对外公有愧。正是自己的出生害的外公下半生都只能与床为伴,然而自自己有记忆以来,阿公还是那样的疼自己。丝毫不以自己为不祥之人,还从未跟自己说起过此件事。文定的外婆早逝,爷爷奶奶也分别于文定十一、二岁相继老去。外公便是自己爷爷辈的最后一人,所以文定也越发的孝顺阿公,阿公也越来越喜欢他,良性循环就成了现在这样。只要有文定在的情况下李普吉一定是最维着他,很长时间不见就会格外的想念,惹的众兄弟子侄不论亲的、表的都眼红不止。文定始终觉得亏欠阿公的很多,自己平日里的表现根本不足于回报其一小半。而且还是积压的越来越多,只盼能在阿公有生之年,时常陪伴其左右侍奉其终老。一大清早,文定便拉着几个弟弟,去市集上置办缺少的年货。皆是些鸡、鸭、鱼、猪、米、面之类与瓜果零食之流的吃食。另外还得买些爆竹、红纸、门神这些过年特殊的必需品。兄弟几人背扛着大包,手拎着小包高高兴兴的走回了家。还没进门就被迎面而来的道定,抢了一小节鞭炮拿去和小伙伴玩耍了。洗炖熬炸,过年的气氛就在这一家子忙碌而欢快的节奏中,从油锅里飘出的肉圆子、豆腐圆子的香味引得看家的大黄狗在那里兴奋的来回跑着。跑出去玩耍的道定也急迫的跑回来偷嘴,一家人为了过年的准备是最让人心动的。贴春联、门神是除夕日一件大事。家家户户拿出买好的春联,或有雅兴者,自铺纸墨,挥毫写下自创或选好的对联。等墨迹一乾,就拿了去贴,将宅子里里外外的门户妆点一新,也有在大年初一再贴的。春联的内容常以发家致富和喜庆吉祥为主,从各家所贴春联可看出他家的特点,如经商做生意者多喜贴“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之类的春联。春联的起源在“蜀‘木寿’杌”内有记载,五代时后蜀的君主孟昶在新年命令翰林们作门联,自己也写了一副:“新年纳余庆,佳节号长春。”“哥,还是你来写吧!”三弟柳载定将文定拉着到桌子前。文定道:“怎么?先生没教你如何写春联吗?”载定回答道:“说是说了,只是我还分不清要写什么样的来应景,哥,还是你来写吧!”文定说道:“春联都是要结合具体的情况来言的,如今年我给铺子里写的上联是‘惠通邻里门迎春夏秋冬福’,下联是‘诚待世贤户纳东南西北财’,横批是‘吉星高照’”载定点点头说道:“这个不错,我们就用这个吧?”“你呀!还是没搞明白,这个是不错,但是是针对商铺而言的,我们居家用这个就不大合适了。”文定敲了敲载定的头说道。载定摸了摸被敲打的位子说道:“哥,还是你来写吧!以后再换我。”文定只好走到桌前拿起笔在一对红纸上写就了一幅,载定忙走到近前查看。只见上面用的字体苍劲有力,写着:“五更分二年年年称心,一夜连两岁岁岁如意”,横批是“恭贺新春”。载定拍手称道:“到底是大哥,这幅春联确实是合情合景。”文定笑道:“哪里呀!你可要好好学,以后要超越大哥,考上功名,光宗耀祖。”“哥,放心,我一定会加倍努力的。”载定的话让文定感觉到自己儿时的梦想会在他这里得到延续。门神更是乡下人不可缺的宝物。每到新年,家家户户都要恭请这路神仙,用意是驱除恶鬼,镇压凶邪,保佑平安,常请的门神一般是秦叔宝和尉迟敬德。王安石的诗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里面的桃符也就相当于今日的门神,自唐李世民以后门神也就越来越融入百姓生活了。除夕当天,文定带领着弟弟们,贴起了春联,请上了门神,期待着新的一年的来临。除夕之夜即将来临,满湾子的大人小孩都欢动起来。家里过年的一切大都已准备得当,这一天便只是留下了期待,和享受这份过年的喜悦。男人们碰面都是邀请对方过年到自己家来吃酒;女人们碰着了便相互询问对方家里的准备都好了吗,有没自己能帮上忙的?孩子遇见了则比大人们直白的多,就是相邀去哪放爆竹呀!玩玩具呀!在这群孩子们中,文定的四弟道定今天可谓是最为风光的了,他洗澡完毕后,穿着哥哥带回来的新衣服、新鞋子,怀里面还揣着一大把的东西出了门。湾子口那棵老槐树是附近孩子们聚集的地方,道定到的时候树下已经有好几个玩伴在那了。今天除夕,小伙伴们换下平时那些有补丁的衣物,穿上了体面的新装。几个男孩子蹲在一旁一手拿着单个的鞭炮,一手拿着燃香,一点着马上转身跑开。然后就听见一声“啪”的响动,惹的孩子欢闹。道定的到来引起孩子们一阵的惊叹,虽然过年大家都换了新衣服,但只不过是没有补丁,是新的罢了,质地还是与平常穿的差不多,而他身上的那一套,他们只在财主家的孩子身上看见过。孩子们都过来摸摸、拉拉他的新衣服,道定忙抽回身,退后一小步和大家保持距离,说道:“干嘛呀!你们小心给我扯破了。”一个女孩子走近他,叫起他的小名道:“四毛哥,你这身衣服好漂亮呀!是你妈到县城给你买的吗?”道定得意洋洋的说道:“不是,是我哥从武昌城里给我买的,说是要好多银子呢!”大家眼里尽是些羡慕的眼神。道定从怀里抓出一把糖果分发给大家,说道:“这也是我哥从外面带回来的,叫孝感麻糖,可好吃了。”几个孩子立马伸出小手等着他,都在用期盼的眼神望着他。一时之间道定特别自豪,慷慨的将自己也不曾怎么吃的糖果分到这一只只手里。突然啪的一声在这堆人中发出了响动,一下子将几个孩子吓楞了,定下心后还有女孩子哭了。这是鞭炮声,道定心中有了判断,他愤怒的四处张望, 澳门游戏在线投注平台只见四叔公家的二叔和那天被他打的几个男孩在一旁笑吟吟的望着他们。“干什么, 澳门在线游戏平台投注网址又想找打挨是么?”道定将手中的糖果交给周围的伙伴, 澳门线上真人博彩官网双手紧握着走过去喝道。那个二叔笑着说道:“怎么你忘了你爸爸打你的情景了, 澳门网上开户网址还敢和我动手吗?”道定轻蔑的望着他说道:“真是没用,只敢躲在大人的后面,孬种!”那个二叔柳世显似乎也被激怒了,他搂起了袖子说道:“来呀!我们比试,比试。”道定哪里会怕他,说道:“比就比,我还能怕你不成,比什么你说。”柳世显从怀里拿出了几个鞭炮晃给他看,道定不解的问道:“爆竹有什么好比的,比谁炸的响吗?”柳世显得意的说道:“那有什么,我们比胆量。看谁能在高的地方点它,谁爬的地方高,算谁赢。”道定伸出右手手掌与柳世显的手握紧说道:“一言为定。”柳世显率先窜上了湾子口那家的屋顶,然后就听见爆竹的响声。他带着笑容走了回来,对道定说道:“怎么样,这里还有比那高的地方吗?呵呵。”他一起的孩子都笑了起来,道定这边则都蔫了。道定一时想不出方法,而柳世显那边则不放过嘲笑他的机会,纷纷笑着说道:“怎么办,认输了吧你。”道定猛的咬咬牙,将怀里的东西连同身上的新衣服都交给身边的伙伴,只留下一串鞭,卷起衣袖将一根香横着含在口里,抱着老槐树粗壮的树干便往上窜上去。老槐树自打这里有柳氏居住之前便有了,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岁,站在底下往上望去足足有二十几尺的高度。底下柳世显他们目瞪口呆的望着道定,想不到他会将脑筋动到这上面去。而与道定一起玩耍的孩子呢!则在他们周围拍手称快。随着道定越爬越高,下面的孩子也不再闹腾了,都静静的望着他,心里为他捏着一把汗。道定爬到十几尺的高度,踩着了一根粗大的树枝才停下,大家也才放下心。只见他抱着树干将那串小鞭放在树枝上,再用口中的香点燃。瞬时劈里啪啦的一阵响声。忽然,这阵近距离的响声惊起了在老槐树上栖息的一群乌鸦,它们争相起飞。道定一下子看到一群群的黑影在身边舞动,一时心慌不留神,脚下滑了下去。底下的众孩童也慌了神,几个胆小的还掩住了眼睛。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道灰影闪过,在道定的身体与地面只剩下三四尺的地方接住了他。道定本已绝望,想着一会后将碰到了硬物,却感觉甚是柔软,远没有地面那么坚硬。道定睁开眼一看,发现自己不但是在空中,而且还在别人的臂弯里。缓缓的两人降到地面,那个身穿灰衣的人把道定放下,然后说道:“小弟弟,下次可要小心点呀!”说完便转身走了,道定整个人还处在极大的震惊中。“你们谁能告诉我,刚才都发生了些什么?”回过神来的道定向身边的伙伴问起。身边的小伙伴上下把他摸了摸,验证完全没事后,回答道:“刚才我们都以为你完了,是那个会飞的神仙哥哥救了你。”理清了缘由的道定连道谢也没来得及,那人已经不见了。柳道定还在那惊魂未定的傻站着,得到报信的李氏已经心急火燎的跑了过来。李氏刚来便一只手拧着他的耳朵往家里引,边走还边骂道:“你个撬死的东西,大过年的也不安生,给我过去。”道定这才醒神来哀叫道:“哎哟,娘,综合新闻疼,疼娘。”这次道定将原本最是温柔的母亲给激怒了,回到家还在骂他。父亲得知是什么事后,立马要抽家伙打断他的腿,还是文定他们几兄弟急忙拦着才没成真。李氏本只是生气儿子不懂事,心里还是心疼儿子的,看见当家的发这么大的脾气,马上就维护着儿子了。文定和两个弟弟百般的劝说父亲,终于父亲平息了下来,文定让四弟将事情的经过完整的讲了一遍。当听到他说有个神仙哥哥救自己的时候,父亲不信的说道:“又在乱讲,青天白日的哪有什么神仙来救你呀!”道定争辩道:“真的,那个神仙哥哥还会飞,就这样飞起来救我的。”父亲和其他人还是不信。道定急切的说道:“不信,你们可以去问狗子他们,他们都看见了。”这时门外几声清脆的敲门声传来,有人喊道:“有人吗,请问柳文定是住这家吗?”文定听着这耳熟的声音,开门一看竟是分别刚五天的顾三友,惊道:“你怎么来了呀?”只见他一只手拎着一坛酒,一只手提着两礼盒。一看到是文定,他深叹一口气道:“哎,你家住的地方可真难找呀!”将手中的东西交给文定后说道:“我一个人在那太无聊了,所以来找你玩呀!怎么样,不会不欢迎吧?”“哪里话,进来进来。”文定将他引进来介绍给自己的父母道:“叔父,娘,这是孩儿在源生当铺一起做事的朋友。”顾三友等文定说完就上前向两位老人行礼,说道:“伯父,伯母你们好,我叫顾三友。冒昧来打扰了,希望你们不要见怪。”边说着边将手中的礼品送至两老近前。柳世荣笑着说道:“既然是文定的朋友,我们自然是欢迎。”李氏也笑着说道:“你看这孩子来就来吧!还带什么东西呀!”顾三友回答道:“呵呵,您两位有所不知,我是一个人无处可去了,打算来您这蹭几顿年饭的。”文定的父母都说“欢迎,欢迎。”文定无奈的对两老说道:“您二位呀!别听他的,他这人就是没大没小的。”“还是文定瞭解我。”顾三友说道,随即引来几人的笑声。只有柳家的老四道定没有融入其中,自打这顾三友进门后,他就始终盯着他看。在大家笑的正浓的时刻,只听他喊道:“就是你,神仙哥哥。”说着柳道定跑到顾三友的近前拉着他的手臂,欣喜的跟自己的家人说道:“叔父、娘、哥哥,就是这个神仙哥哥刚才救了我的。”年夜饭,除夕之夜,閤家团聚吃团圆饭是最重要的大事,在外地打工者,无论远近,务必会赶回。有实在不能回家的,家人们也会为他留一个位子,留一副碗筷,表示与他团聚,这年夜饭也叫“閤家欢”。此时厅堂上红烛高烧,摆上丰盛菜肴,由主事之家长柳世荣拈香,带领全家男女一齐向列祖列宗跪拜,恭请祖宗降临饮宴,并祈保閤家大小平安,兴旺发达。之后,打响早已准备好的爆竹,俗称“关门爆”,就可以关上大门,开始吃年夜饭了。年夜饭的吃食很有讲究,通常有馄饨、年糕、家酿米酒等等,尤其是家酿的米酒,香醇甘美,在外面一般是喝不到如此佳酿的。文定他们一家人关上了房门围坐在桌子周围,当然现在还多了顾三友。自道定认出了顾三友后,柳家人全都对他感激不尽。本就活泼的他更是与文定的家人很谈的来,文定他们几个暂且不表,连柳世荣也和他推杯劝盏的,两个人喝的不亦乐乎。顾三友与柳世荣再乾了一杯后,又马上拿起坛子要为两人斟酒。竟然一滴也倒不出来,他笑着说道:“伯父,你看这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不小心我们都喝了一坛了,我还给您带来一坛上好的竹叶青来,我们喝这个好吗?”柳世荣也是喝的十分快意,马上就附和称好。老四柳道定立即就来了精神,跑过去将那坛酒抱了过来,送到三友的手里。一晚上小家伙就不曾停止在三友身边转悠,连小伙伴来家唤他出去玩都没回应。文定走过去将三友正准备揭封泥的手按住,对他说道:“好了,三友,你们喝的不少了,改日再喝吧!”柳世荣说道:“难得这么高兴,你怎么扫兴呀!拿来,三友,他们不喝我们继续。”“叔父,明天可是大年初一呀!”文定提醒道。柳世荣反问道:“大年初一,大年初一怎么了?难道就不能喝酒了?”老三柳载定更进一步的说明道:“您怎么忘了,每年大年初一族长都要带领我们柳氏子孙去祠堂祭祖的呀!”柳世荣恍然顿悟,拍拍自己的额头,说道:“我怎么将这事给忘了,三友呀真是不好意思,明天还真有重要的事,我就不能陪你了,还好这年景还长,有的是机会。”三友忙说道:“哪里,您这是哪说的,今天已经是喝的十分好了。”李氏轻笑着说道:“喝还是可以喝的,就是别再喝那劲大的了。”说着便往里屋走去,不一会抱出一个酒坛子,对大家说道:“喝这个吧!”“是呀!三友你还没尝过我们家的这个酒吧!”文定说道。柳道定三步两步的跑过去叫道:“我要喝,我要喝。”三友好奇道:“这是什么酒呀!这么值得大家期待,连道定也可以喝的吗?”文定接过母亲的酒坛给每个人都斟满,然后对三友说道:“试试,绝对好喝。”柳道定也故作神秘的对他说:“是呀!喝过我们家这个酒的人都是赞不绝口。”柳世荣与李氏也在那劝三友试试。在众人的推荐下,三友举起碗仔细的喝了一小口米酒,三友惊异的望着大家,竟然是米酒。“是米酒呀?”他好奇的问着,柳家人都笑了起来。文定说道:“不然你以为,能给我四弟喝的酒可不就是米酒吗?”二弟柳以定对三友说道:“顾侠士,我们家自酿的米酒可是远近闻名的呀!一般只在年节的时候娘才会拿出来,你可是来准了赶上了。”李氏怪不好意思的说道:“瞧你这孩子自吹自擂的,让顾侠士见笑了。”文定举起自己面前的碗一口就将其喝完,然后对母亲说道:“娘,二弟这话不假。如果人问我,故乡的味道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他,就如那家酿米酒,只要喝过一次那味就永留心底,难以忘记,在外面是再怎样也尝不到家乡那个味道了!”三友也被文定的话语所感动,举起自己盛满米酒的碗一乾而尽,一席饭一家人直吃到快亥时才撤席。“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天”,吃过年夜饭,收拾一下,閤家大小围坐一起,或与家人谈谈自己在外面遇到过的趣事,或听父母讲讲故事。欢声笑语中,一家人开始熬年夜,准备辞旧迎新,俗称“守岁”。据史料记载,这种习俗最早起于南北朝。“是夜,禁中爆竹山呼,声闻于外,士庶之家,围炉团坐,达旦不寐。”以后逐渐盛行。到唐朝初期,唐太宗李世民写有守岁诗:“寒辞去冬雪,暖带入春风。”顾三友完全融入柳家人的幸福中,没有太多的奢华,一些简单的情趣都能让他们得到满足。文定平日里那不怕吃亏、吃苦耐劳的性格便是传自于他的家庭,他们家的人皆是如此的容易满足、容易快乐。“咚,咚,咚”外面传来三声低沉的钟声,柳道定一下子雀跃起来叫道:“过年了,过年了。”那钟声是来自东狱庙新年的宣告。新年里最让小孩子们高兴便是可以拿到压岁钱,小辈们会给长辈们行大礼,恭祝长辈安康,长者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红包送给晚辈们,这就是压岁钱,同时说一些期勉的话。伴着你一岁一岁的长大,收到的压岁钱面额也会越来越大。当有一年你不再收到压岁钱,那就证明你独立了,你要开始给小辈压岁钱了。压岁钱的习俗源远流长,它预示着镇岁、去病、避邪、祈福等,是长者对晚辈的美好祝愿。前人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压岁钱”记载:“以彩绳穿钱,编作龙形,置于床脚,谓之压岁钱。尊长之赐小儿者钱,亦谓之压岁钱。”道定早已按捺不住的向父母跪下行礼,然后急快的说道:“叔父、娘新年快乐,祝您二老身体健康福寿康宁。”坐在正位的二人笑嘻嘻的接受他的祝福,柳世荣将一个红包交与他,说道:“过了年又长了一岁,可不能再这么皮了。”“谢谢叔父,谢谢娘。”道定捧着钱包让到一旁。母亲嘱咐道定:“可别乱花呀!”文定、以定、载定分别给二位老人行礼,也分别陆续收了他们的红包。顾三友也凑趣的来给二位老人拜年,李氏还给了他一个小红包,顾三友刚要拒绝,文定便对他说道:“这是我们这里的习俗,只要没有结婚的人,过年的时候都可以得到亲朋的红包。”顾三友说道:“可我这怎么好意思呀!”“没多少,但是却包含长辈们新年里对我们未来日子的祝福。”文定解释原由给他听。顾三友只好感谢二位老人道:“多谢伯父,伯母了。”柳世荣笑道:“三友呀!以后多来我们家玩,不要怕麻烦哟!”三友被他们一家人的热情感动不已,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阵爆竹声。柳世荣高声说道:“二毛,快去把我们家的鞭炮给挂出去点起来。”全家人都高高兴兴出门,这时门外已是欢声、笑声、鞭炮声错综交织着。人们互相道贺着新年的祝福,小孩子们不断的给自己的叔伯拜年,个个都揣了一把的红包。“走!”文定拍了拍三友的背说道。三友问道:“去哪呀?”“带你去看看我们这里过年的热闹场面。”请继续期待《商贾人生》续集

,,og电子游戏投注平台


    Powered by 澳门网上买球网址开户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